教师新闻

为了陪读,还去考了教师资格证

2021-06-23 20:33:49 深圳教师资格考试网

(上接A01版)

记者 张宇璐

6月8日下午3点,2021年浙江高考英语科目正式开始,我站在孩子的高考考点门口,看着周围的人群。开考铃声响起后,很多家长依旧停留在校门口,彼此看看,一张张脸都被晒得通红。

一般等到开考后15分钟,确认没有任何意外情况,我就可以放心回“家”了。

这个“家”,指的是我们两年前为孩子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。两年时间,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状态。从学校走回家,步行5分钟,一路上,常常会遇到唱着戏曲的大伯,结伴放学回家的小学生,还有常打照面的保安,我挺喜欢这样的烟火气。

这里是典型的老小区,没有电梯。我们租的房子在顶楼,每天上楼要爬7层的楼梯。但是从卧室望出去,就能看到孩子学校的操场。

鹏鹏妈向我们讲述了她的陪读故事。

两年前去看房

中介说: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很多

租房子对我们家来说,算是一个比较意外的选择。而做一个全职的陪读妈妈,也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。

三年前,孩子中考成绩并不理想,最后去了一所优高。

这所学校距离我们家有1个小时的地铁路程。一开始,我们让孩子借住在外婆家,每天骑车十几分钟就能到学校。两个老人对孩子宝贝得不行,把孩子的饮食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。每天早上孩子出门,晚上睡觉,他们都会拍照发给我。但是孩子动作比较慢,每天晚上都要到12点左右才能上床,孩子外公也和他一起熬夜。

为了不影响老人的生活,一年后,我们决定到学校附近租房子。租房的过程很快,当时的中介告诉我们:“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很多。”跟着中介去学校附近的小区看了四五套房子后,我们最后选中了这套能看到学校操场的。房子不大,50平方米,租金每月4000元。付完定金,我才告诉孩子这个消息。

我家孩子的性格比较随遇而安,对我们的这个决定,他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,无非就是早上可以多睡一会儿。但我的生活,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

因为房子太小

我和孩子爸爸开始了同城分居

搬家当天,孩子爸爸在外地出差,所以我和孩子两个人先搬了进去。那天夜里,我睡着睡着,突然听到墙壁有规律地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,就像有老鼠在窜。我吓得把孩子给叫起来后才知道,是因为他睡的次卧床太小,脚怎么放都不舒服,只好来回踢墙壁,所以发出了这样的声音。

我这才意识到,曾经襁褓里的小孩已经长到了1米76。为了让孩子睡得舒服些,我只好和孩子换了房间,让孩子睡主卧双人床,我来睡次卧的小床。但这样一来,孩子爸爸就没法过来和我们“团圆”了。就这样,我和孩子爸爸过上了同城分居的生活。

星期五孩子放学后,我们就会回真正的家,和孩子爸爸团聚。周日晚上,我再和孩子一起回学校附近租的房子。

现在的佛系

是一路试错换来的

我和孩子爸爸都是浙江大学毕业的,读书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。说对孩子没有相应的期待,也是假的。

但在孩子身上,我们却吃了不少学习的苦头。

如果说高中三年我是一个“佛系”的家长,那么这份“佛系”是一路的试错换来的。

孩子出生后,我和孩子爸爸一直希望他能够快乐地学习。每逢假期,我们就会带他一起出去旅行,去看看祖国的山河湖海。比如香港、南疆、青海湖、厦门、海南,都有我们的足迹。在旅行途中,孩子总是很安静,会蹲下来默默地研究一块石头,观赏一个花骨朵,这也让他对科学的兴趣始终很浓厚。

但是等到孩子小学三年级时,我们才反应过来,班上很多孩子都在上培训班,等我们去了解时才发现,这些培训班连插班都插不进去了。

其他培训班报不上,那我就自己教。但是在教的过程中,我发现孩子的数学计算能力不好,“6+7=13”这样的简单运算,哪怕算过100遍后,他还是会错。加上孩子写作业的速度也很慢,在陪孩子写作业的过程中,我总是忍不住会说出一些比较重的话,亲子关系也变得很紧张。但孩子的成绩一直没有什么变化。

为了更好地陪伴孩子,我在陪孩子写作业的间隙,还自学考出了教师资格证,学到了不少教育理念。作为实践派,我还真正到培训机构去兼职过几个月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不断地在反思,怎样才是真正对孩子好。

怀着这种急切又愧疚的心理,我陪伴孩子走到了初三。但不论我怎么努力地在他背后推着他走,他的成绩始终处于中等。

初三最后一个学期,我实在是坐不住了,一口气又给孩子报了两个一对一的学科辅导班。孩子一直很乖,认真地学,认真地写作业,但是考试成绩却一次比一次差。培训班的钱越交越多,孩子一模、二模、三模的成绩却一次比一次差。

在经过几番自我拉扯后,我终于想通:每个孩子是有自己的节奏的,我的孩子可能天生就比别人走得慢一些,但这并非是坏事。反倒是我,一直想催他加快脚步,却打乱了他自己的节奏。

陪伴孩子的过程中

我也和他一起成长

孩子的高中三年过得很快乐,在班级里常常保持在前三的位置,可能这就是有些人说的“宁做鸡头不做凤尾”的道理。

这三年里,我的心态也不再那么焦虑,亲子关系也变得融洽许多。哪怕是全职陪读,我也尽量让自己不要完全围绕着他来转。

就这样,两年的陪读时间走到了头,当时从家里带来的两盆兰花,已经长呀长,被分株成了四盆。窗口的景色,静静走过了两个春夏秋冬。

等到孩子上大学,我可能也会回归职场。但说实话,我很感谢这两年的时光,它让我和孩子一起成长,一起毕业了。

本文来源:都市快报



深圳教师资格考试网|教师资格证考试|教师资格证报名时间|教师资格证报考条件|教师资格证考试培训|深圳教师招聘

首页
指南
辅导
报考